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际 / 正文

美媒:阿拉伯之春成空头支票 突尼斯自焚成风潮

2017-07-11 08:11:00 作者: 查希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位于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之间的突尼斯,号称“阿拉伯之春”的摇篮,原本最有机会达成“民主繁荣”的愿望,现在的境况却最让人唏嘘──一度惊世骇俗的自焚行为已变得稀松平常,背后原因可能出于愤怒、沮丧、绝望,或想公然挑战权威。

“我想自焚,因为我已经五内俱焚。”当突尼斯人阿德尔•德里迪(Adel Dridi)向自己的头部淋上汽油,并点燃自焚时。在他脑中浮现的,除了他的家中老母,就是和他同样是水果摊贩的布瓦吉吉,后者2010年点火自焚,引爆了“阿拉伯之春”,造成突尼斯乃至整个中东、北非地区持续动荡。

据《纽约时报》7月9日报道,现年31岁的德里迪平时在突尼斯市政厅前广场摆摊卖水果,今年5月,警察驱赶他,将他摊车上的杏、香蕉和草莓全打翻在地,他将汽油淋在身上,点火自焚抗议。

当年,布瓦吉吉的绝望和其标志性的抗议开启了这场“革命”的序幕,但是7年之后,“阿拉伯之春”空头支票给人们带来的挫败感在蔓延传染。埃及走上了威权主义老路,利比亚乱成了一锅粥,叙利亚和伊拉克在内战中四分五裂,海湾国家并没有什么变化,邻居阿尔及利亚政局已瘫痪。

报道称,位于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之间的突尼斯,号称“阿拉伯之春”的摇篮,原本最有机会达成“民主繁荣”的愿望,现在的境况却最让人唏嘘──一度惊世骇俗的自焚行为已变得稀松平常,背后原因可能出于愤怒、沮丧、绝望,或想公然挑战权威。

突尼斯的“自由民主”治理程度已高于该地区其他国家,但仍无法提供人民希望,使他们相信未来会更好。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放弃自己的祖国,远赴海外工作,或干脆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根据研究数据,突尼斯的自焚案件在过去五年间增至原先的三倍。设在首都突尼斯郊区本阿鲁斯的主要烧烫伤重症医院,2016年收治了104名自焚病患,创下新高。

该院烧烫伤部门医师迈斯阿丁(Amen Allah Messadine)表示,自2011年来,每年平均发生逾80起自焚案。在人口数1100万的突尼斯,用自焚公开抗议的方式已经是第二常见的自杀手段。

迈斯阿丁说:“问题是,这样的事情不会减少。”

这个现象凸显革命过后的社会经济困顿,仍充满不安、民众心中常觉无助,他们想公然反抗压迫,也向其他看到不公义却不行动的人,表达抗议。

本阿鲁斯医院的心理医生纳迪娅•本•斯拉玛说:“很多幸存下来的自焚者告诉我们,他们再也受不了了。他们经常使用两个阿拉伯语的单词——el kahra(英语音译:无助或受压迫),hogra(英语音译:被其他人蔑视)”

斯拉玛补充道:“自焚者常常通过这种方式指责不公,同时也会让那些袖手旁观的目击者感到负罪。”

突尼斯卫生部门负责反自杀的法特玛•沙菲(Fatma Charfi),“阿拉伯之春”爆发以来,青少年的抑郁和自杀率普遍上升。

环环短评:

中东发生的事情其实被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早已预言。‘民主的衰朽’不再是未来时,而是进行时。所谓的一人一票,所谓的参与扩大,并没有给老百姓带来真正的福祉。而越来越多对生活绝望而产生的自杀现象反而成了对民主在这些国家实践最大的讽刺。

4、

资料图:针对外国游客的大屠杀发生后,上千名突尼斯人挥舞国旗,游行呼吁“对抗恐怖主义”。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环球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